业内信息

创新性学术成果的发现与评鉴策略——基于编辑工作的思考

2018-02-09 来源:编辑之友
  【作 者】高自龙  中国人民大学  书报资料中心,北京  100872

  【摘 要】创新性学术成果是指与已有研究成果有显著差异的科学发现,具有差异性、排他性和承继性特征,蕴含科学的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及时发现并评鉴创新性学术成果,是学术编辑的主体职责和基本功。从论文的题目、摘要、结构、结论、参考文献等文本形式上,可基本判断其选题意义、逻辑架构、结论自洽、论证丰厚度等方面情况;从论文的主题价值、研究方法、立场倾向、思辨理性、资料应用等文本内容上,可评鉴学术成果的思想观点、范式方法、材料证据等方面的创新程度。

  【关键词】学术成果  创新价值  评鉴方法  形式判断  内容研判  编辑素质

  发现那些有创新价值的学术成果予以编辑出版,是学术编辑的主体职责和基本功。面对数量激增、参差不齐、主题庞杂的学术成果,编辑需要在有限时间里高效判断出其学术出版价值。本文基于对学术研究成果的创新特性及其与学术价值、社会价值、论证完备等这些特征间的关系分析,摘要总结编辑在发现与判断创新性学术成果工作中的经验和策略。

  一、学术成果创新性的价值维度判断

  创新是指创造新的原来没有的东西,或对已有的东西进行更新、发展和改造。创新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不竭动力。对于学术研究活动而言,创新更是其根本目的与意义,也是其生命所系。学术之学非附和之学、求同之学,而是求异、标新之学,没有创新的成果不能称之为学术成果。因此,所谓学术成果的创新是指与已有研究成果有显著差异的科学发现,这个发现首先要遵循科学研究规范,其次要具有排他性、差异性和承继性。科学的理性思维方法是创新性学术研究成果的前提,继承既有研究成果则是其逻辑起点,不与已有研究成果同质化或趋同是其基本特征。学术研究都应是遵循承继、差异、排他这一逻辑理路展开并达至科学研究创新目的的。

  创新性学术成果首先是指思想、理论、观点、方法上有创新,也就是必须要有显著的不同于以往研究成果的新思想、新理论、新观点、新方法,并以新概念、新范畴、新定律、新表述、新概括等话语(体系)为主要表征;其次是指知识新发现或对既有知识进行了拓展完善、匡谬补缺、证疑证伪等创造性发展。

  创新性科学研究的挑战性很大。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大师大家灿若星辰,他们对人类、社会、自然深入思考,皓首穷经,思想博大精深,鸿篇巨制累累,后来者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承继着浩如烟海的历史文化遗产宝库,再继续攀登新的思想理论高峰确实难度很大。尤其是随着近代以来席卷世界的知识领域专业化细分化的发展,诞生划时代的大家的概率越来越低。但社会总是在发展,新情况新问题总是层出不穷,人类创新的脚步也不会停止。从人类社会创新思想发展规律看,当今就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35次使用了“创新”一词,提出了不断推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方法创新”三个维度,并具体地指出:“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可大可小,揭示一条规律是创新,提出一种学说是创新,阐明一个道理是创新,创造一种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是创新。”这对当今学术研究继续不断创新有着重要指导意义。

  学术成果的创新性最终体现在人们对其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评价判断上。哲学价值论意义上,价值的存在与确立是由其满足主体的需要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主体需要来决定的。所以,主体需要是决定学术成果创新价值大小的关键。

  凡称为学术成果就应有学术价值。那么,学术价值满足的主体是谁呢?学术活动是小众群体所开展的专门系统研究行为,这个小众群体一般就是指各种学术同行组成的学术共同体。所以,学术成果的学术价值要满足的主体就是学术共同体。学术共同体有大有小、有紧密有松散,所涉学术领域有宽有窄、评价尺度不一,但其对学术成果水平的评判或认同度就是该成果的学术价值。厘清了这个问题,我们就知道学术出版的主要读者对象在哪里,就知道衡量编辑工作的学术质量标准是什么。在学术出版活动中,编辑的选择与判断首先要站在该专业领域学术共同体的视角和已有研究成果的高度,对成果的学术创新价值做出科学的评鉴,才符合学术成果出版的学术价值。

  学术成果的社会价值与学术价值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共同构成学术成果的价值,只强调其一是片面的。1911年梁启超在《学与术》一文中说:“学也者,观察事物而发明其真理者也;术也者,取其发明之真理而致诸用者也......学者术之体,术者学之用。二者如辅车相依而不可离。学而不足以应用于术者,无益之学也;术而不以科学上之真理为基础者,欺世误人之术也。”我们通常讲的学术乃天下公器,其含义之一就是指学术成果要为社会公益服务而非少数人的专利。穷理以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科学研究既要追求真理和知识,也要经世致用,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和广大民众的福祉。学术成果是否能够对社会发展有积极的推动作用,是对学术成果创新价值的终极评判。

  学术成果的学术价值主要由其满足学术共同体的需要程度来决定,但学术成果的社会价值判断主体则不再局限于学术共同体。学术成果的社会价值如价值导向、历史影响、文化传承、社会反应、政府采纳、企业效益等等,包括学术共同体在内,不同的社会主体在不同的时空范围都有各自的价值判断标准,不能一概而论。随着历史的发展,对有些学术成果的价值评判甚至出现相反的结论。因此,编辑对学术成果的社会价值判断,其实是一种价值预判。这是一项要求很高的工作,不能仅凭个人喜好、一己之见或凭空臆断,要从学术成果所指向的最主要领域,取最大公约数,综合预判其社会价值。这就需要编辑具备专业素养和社会发展、人类进步的全局视野和文化情怀,博观约取、辨伪弃庸、披沙拣金,发现那些经典力作奉献给读者、社会、民族、国家。有识之士呼吁编辑要努力“做学者型编辑”,要在编辑学、杂学、专业学科等方面有点“真货”、有“两把刷子”,既是出版“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三精”作品的要求,也是编辑职业使命使然。

  在对学术成果出版价值的判断工作中,大多数要依赖编辑自己的力量予以完成,但对一些疑难问题、新兴交叉学科、研究范式创新或转换等编辑不熟悉的研究领域,则需要依靠专家、编委协助评判。在发挥外审专家作用问题上,我认为应当是“依靠”而非“依赖”,否则,久之就会形成惰性,失去编辑在出版环节的主体性、能动性。

  二、学术成果创新性的形式评鉴方法

  从学术成果形式上判断其价值,主要看选题是否有意义、逻辑层次是否清晰、布局结构是否完备、材料应用是否科学扎实、基本结论是否自洽、辅助要素是否规范。我们常讲的速判论文水平的“五看”,即看题目、看摘要、看结构、看结论、看参考文献,就是一种文本形式意义上的判断。

  一个好选题首先要是个真问题,令人眼前一亮,其本身就具备了差异、排他的特质,也即原创而非雷同,也基本决定了该选题研究的意义。当然,也有大量好选题写得很差的情况。许多论文的选题雷同,再创新的可能性就小,即使在形式规范上做得很到位,也基本属于重复性研究。此外,一些题目用了一些译介词汇或生僻字词,实质内容从其摘要中就可基本判断出并无新意;而有些关于基础领域核心问题的选题看似普通,稍读内容即能发现其学术含金量很高,这其中虽不能唯名人名家论,但这类选题往往是那些有实力的作者才能驾驭。总之,好选题往往是作者研究功力的体现,有时又是编辑妙笔点睛的玉成之作。

  逻辑层次和布局结构是支撑学术研究成果的骨架脉络,是读者把握学术成果所蕴含的思想观点的导引图表。结构合理、纲目清晰、主次分明、环环相扣、形态完备等是一篇优秀论文的必要条件。旧时的八股文虽然形式上刻板束缚,但行文逻辑要求却是严谨的。编辑工作中经常见到,有些文章逻辑架构不合理,要么题大文少、头重脚轻,要么结构层次混沌、主题主线不清,要么主题概念界定不准、前后不周延等等,这些情况都是作者写作思路不清晰的表现。

  扎实的事实史料是佐证和支持论文观点能够成立的基石。做好文献梳理是学术研究的前提,这方面国外的一些做法值得借鉴学习。当然,从结构布局上不一定都要放在开篇,恰当地置于文中更让人觉得行文流畅。证据材料的使用要恰当、切题,符合原意,与论证观点紧密相关,尽可能精当、不重复冗长。一般而言,史实材料不丰富、不典型、不新颖、不权威,很难树立起可信的创新结论;发现引证文献资料不主流、非始引、无关联,乃至假引、伪引、编造、篡改等情况,成果的创新价值和出版价值就要质疑。

  基本结论自洽是指对学术研究所提出的问题通过论证得出的符合经验上或逻辑上的可信结论,这是创新性成果的精华所在。有何因即有何果,论证要与结论匹配,即自圆其说。专业上的精巧抑或孤立论证不能背离问题的时代背景和宏观逻辑。问题的时空范围决定了结论的外延,论述的厚度决定了结论的内涵,论证的逻辑决定了结论的严谨合理性。从创新性学术成果的特征判断,那些观点不成立或存疑的学术成果,往往是结论不能自洽。

  辅助要素规范是指学术成果的基本构成要件齐全和标注规范。摘要、关键词、注释、参考文献等是规范的学术论文应具备的辅助要素。全国新闻出版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正在组织编写的《学术出版规范》中,专门对这些辅助要素都分别做了行业规定。比如,建议将转引自其他的引文标注为直引、将引自译著的引文标注为引自原著,在参考文献中有实际未参考过的文献资料,过度引用等,都界定为学术不端行为。可见,这些辅助要素对学术成果的重要性。学术成果的辅助要素对编辑从形式上速判学术成果的规范性、严谨性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有的作者对这些辅助要素不够重视,甚至交由编辑代劳,不利于养成作者严谨的科学研究态度,也增加了编辑的工作量。

  当前,受学术期刊评价影响因子的左右,论文篇幅越来越长,不少是东拉西扯的凑篇幅之作。编辑掌握了从题目、摘要、结构、结论、参考文献等形式上迅速判断论文水平的技能,就会摒弃次要信息,抓住关键点,提高工作效率。

  三、学术成果创新性的内容评鉴策略

  形式判断不能代替内容判断,判断学术成果价值水平最终要据其内容创新度。从学术成果内容上判断其价值,主要看其思想、观点、方法、资料、结论等方面的创新度有多少。这是对学术成果的质性判断。

  学术研究是探索未知、追求真知、修正已知的创造性活动。但实践中,真正属于开创性或填补重大领域空白的完全创新性成果占比不高,即“有高原无高峰”,多数情况下都是在学术命题、学术思想、学术范式、学术话语、资料证据等方面有一定程度的创新。因此,可以把学术成果创新度分为完全创新、部分创新、少许创新、没有创新几个层级。其中,努力发现有出版价值的部分创新、少许创新的学术成果是编辑日常工作需要下工夫的地方,至于那些完全没有创新的学术成果充其量有些知识传播价值,不具学术价值。

  判断学术成果创新程度的第一考量要素是什么?概言之,即学术研究主题所涉及问题的价值。马克思说,一个时代的迫切问题,主要的困难不是答案,而是问题。问题是创新的原点,学术研究创新的过程就是发现、筛选、研究、解决问题的过程,所以,提出一个有价值的问题就决定了后续研究所可能达到的创新程度的大小。那些大量的重复性研究文章,主要原因就是研究者不能提出一个有研究价值的问题。

  问题是时代的口号,是表现时代精神状态的最实际的呼声。人文社科各学科研究都有自己的问题场域,有偏重历史训诂,有侧重现实探究,但都需立足时代背景和社会发展“学术研究亦有价值序次”,一些历史文本研究十分狭窄、个性、琐碎、孤僻,看似所谓“填补空白”,实则影响力很小,不具社会文化意义。历史证明,任何脱离了时代的研究,其价值意义几乎都被忽略,更遑论惠及后世。而对那些言必称西学、以西律中、照猫画虎、生搬硬套的学术成果,更不能简单地将其一概等同于创新。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重大使命是把中国“中国化”,以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从我国改革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只有以我国实际为研究起点,提出具有主体性、原创性的理论观点,构建具有自身特质的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形成自己的特色和优势。”习近平总书记倡导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这也应当是当代所有学术研究者、出版者的历史责任和使命。

  学术范式的创新或转换是创新性研究成果的催化剂,但也常常成为困扰编辑判断的因素之一。自科学主义方法兴盛以来,关于学术研究方法之争就存在。例如,关于马克思主义方法的属性、功能、层次的争论,关于科学主义方法与人文主义方法、传统研究方法(汉学方法)的优劣之辩,关于定性研究与定量研究适应性探究等等。实践证明,人文学科领域借鉴科学主义方法有利于所研究问题的精确化、实证化,社会科学借鉴人文主义方法有利于填补所研究问题的“人文”空场。但是,研究方法的相互借鉴并不是说可以乱套用、硬套用,每种研究方法都有其所适用的边界。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作为指导性方法在发挥作用时,必须注意具体研究对象的特殊性,不能代替任何具体的研究方法。“研究者所提出的问题的性质,决定了回答这一问题的最合适的研究方式是定性研究还是定量研究。从这种意义上说,哪种方式更好并不是由我们主观上的喜好或选择来决定,而是早就由我们所提出的研究问题的性质内在地决定了的。”所以,关于学术研究方法,编辑判断的着力点应主要放在论文所研究的问题、对象与采用方法或范式的融洽度、合理性上。目前交叉学科、跨学科研究比较流行,成果颇多,但也出现了脱离学科本位、本末倒置、“两张皮”的现象,这就失去了采用交叉学科研究方法的意义。另外,交叉学科研究对作者的多学科知识素质要求较高,不能熟练掌握和运用跨学科知识是目前交叉学科研究成果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编辑要善于发现有学问的思想,倡导有思想的学问,尤其要有学术民主精神,利用好出版发表阵地,引领平等、健康、活泼和充分说理的学术争鸣,鼓励多发表学术辩论、学术批评方面的学术成果。其中,关键在于把握好学术成果的立场、倾向和方式方法。

  在成果的立场原则方面,需注意涉及政治、民族、宗教、外交等领域的导向性问题。例如,有文章或明或暗用西方中心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看待民族发展和社会进步,怀疑或否定中国智慧、中国经验、中国道路;有文章沿袭宁“左”勿右的文风,刻舟求剑、上纲上线、脱离实际,用教条主义态度对待马克思主义,生硬剪裁活生生的社会发展实践;有文章文风不严谨,对有特定内涵的概念、术语、用法不加区别界定;甚至有人打着学术研究旗号从事违背学术道德、违反宪法法律的假学术行为等等。人文社会科学不同学科领域里的学术问题与政治问题的关联度,呈现状态干差万别,我们反对把一般的学术问题当成政治问题,一概用政治意识形态眼光去审视,也要警惕以学术为名贩卖错误的形形色色的政治主张,要认清其“在学术发展上通常并无新意,只是表达了不同于主流的另一种意识形态而已,因另一种意识形态已经经历了理论的和历史的过程,其学术价值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对与主流意识形态关联模糊的学术成果,则要观察其基本观点的价值取向。比如,长期以来学界争论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脱离意识形态的“学术中立”问题,不论该主张的意图如何,仅从人类认识事物的发展规律和既有成果看,研究者既有的人文观、社会观与历史观已经成为其开展研究的预置大前提,其研究什么、主张什么都已经打下了社会影响的烙印。因此,那种只谈“问题”不谈“主义”,主张“学术中立”或“价值中立”,实际上是做不到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价值取向关涉“为什么人的问题”,即为谁著书、为谁立说,是为少数人服务还是为绝大多数人服务,这是个根本性、原则性问题。

  在成果的倾向性方面,需注意那些消极、负面、片面、空泛等问题。例如,有文章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缺乏客观辩证态度,夹杂着否定式的负面言词;有文章采用个别极端例证或野史史料得出以偏概全、误导公众的“非常”观点;有文章只顾炒作西方理论的边边角角,漠视中国随处可见的待研究问题;有文章闭门造车,坐而论道、空泛无物等等。这些问题一般都不是政治立场和原则层面的问题,而是一种学术研究的科学态度问题。学术成果不能发挥推动学术和社会文化发展的积极引领作用,其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都是需要质疑的。

  在成果的争鸣方式方法方面,需要注意学风道德、命题真伪、理性思辨、平等争鸣等问题。例如,有片面否定、观点偏激、有我无他、博取眼球的伪学术争论;有病态攻击、无的放矢、南辕北辙、自相矛盾的伪学术批评,等等。没有尊重、包容的学术民主精神,就不能进行相互切磋、平等的讨论,也难以兼容并蓄不同学术观点、不同风格学派的优点进而开展创新性研究。对此,作为学术出版的把关人需要审慎观察和导引。

  总之,编辑对创新性学术成果的评鉴,既要把握从文本形式上快速判断的技能,更要从职业视角对学术成果的论题价值、研究立场、观点倾向、方法科学性、论证完备性与学风道德等等方面生综合性预判。编辑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和学识的宽度厚度广度都决定着淘沙见金的水准以及工作效率。如是观之,编辑工作既蕴含着大学问,又是学术出版不可或缺的环节,广大学术编辑同仁当树立起充分的职业自信和文化担当。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湖北省人民政府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 | 武汉市人民政府 | 中国期刊协会 | 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报刊发行局 | 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 湖北省邮政公司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 长江广电传媒集团 | 长江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 武汉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 长江日报报业集团 | 知音传媒集团 | 中国移动湖北分公司 | 中国电信湖北分公司 | 中国联通湖北分公司 | 湖北省期刊协会 | 湖北省出版物发行行业会 |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中国期刊协会期刊民营发行(营销)分会 | 中国传媒人才网 | 决策信息网 | 湖北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周

copyright(c) 2013 湖北省新闻出版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