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信息

编辑的工匠精神与出版物的编辑含量

2018-10-12 来源:《编辑之友》
  【作 者】金平:教育科学研究杂志社

  【摘 要】从编辑出版现实中“编辑匠”的褒贬之义、存废之争到最终体现为出版物中的编辑含量缺失,可以探寻出导致编辑出版行业整体陷入困局的原因。“工匠精神”说到底就是每一期刊物、每一篇文章中所蕴含的编辑含量。为此,认清编辑的“工匠精神”与出版物的“编辑含量”的内在相通性,并澄清二者体现于、渗透于编辑出版的各个环节,有助于编辑群体职业素养的提升。只有执着坚守“工匠精神”,着力提升编辑含量,才能打造出版精品,走出行业困局。

  【关键词】编辑;工匠精神;编辑含量;精品出版

  “精益求精、切磋琢磨”的“工匠精神”古已有之。然而近些年,对经济发展速度的片面追求使得工匠精神似已渐渐远离,急功近利的浮躁使很多人在工作中遗失了这种宝贵的精神。不过这也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只有在经济与文化发展到达一定水平时,人们才有了在已有平台上回望和反思的可能,才会去重新认识和珍视曾遗失的珍贵的东西。正因如此,随着时代发展,近几年人们开始重新认识“工匠精神”并大力呼吁其回归,在李克强总理的倡导下,“工匠精神”成为2016年十大网络流行语之一。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曾写入过,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又再次提出要“弘扬工匠精神”。各行各业纷纷开始重新解读“工匠精神”的内涵,探索“工匠精神”在本领域的存在价值及践行办法。那么,具体到出版界之编辑行业,人们常常提到的“编辑匠”是否为“工匠”?“编辑匠”工作中或隐或显的“编辑含量”又与流行的热词“工匠精神”有何关联?重拾“工匠精神”是否可成为编辑行业走出困局、提高书刊编辑含量的可行路径?

  一、可叹的现实——编辑匠:褒贬与存废

  1.“编辑匠”的称呼

  通常在三种情况下我们会听到“编辑匠”的称呼:一是很多出版界的编辑同人都将自己称为“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编辑匠”,近几年在有些媒体编辑群体内又流行自称“小编”,这其中不能不说含有一定的不甘与不自信的成分。二是很多编辑界的“大家”也会常常谦虚地自称为“编辑匠”。他们以匠人之心兢兢业业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工匠精神”已融入他们的血液。三是有少数的作者、读者甚至编辑管理人员认识不到编辑工作的价值,他们重“量”不重“质”,以出书出刊的“短平快”作为评判标准,讥讽认真做“推敲”“斟酌”工作的编辑为“编辑匠”。

  2.“编辑匠”的存废

  因技术的进步取代了原本由少数工匠掌握的专门技艺,曾有很多门类的“工匠”被历史的洪流无情地淹没,黯然退场。当今时代,信息的传播和获取越来越便捷,诸多自媒体出版物的泛滥也在拷问编辑作为一个行业存在的必要性。人们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人人可在各种自媒体上表达自已的见解,发表自己的文章,而不断进步的查错、纠错技术似乎也可以取代以查找、更正错别字为业的“编辑匠”了,那么,“编辑匠”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是否编辑作为一种工匠、一个职业已经可有间无,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3.编辑含量的缺失

  另一种令人遗憾的现实是,现今很多出版物编辑含量越来越低。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从20世纪80年代以后,中国编辑几乎完全放弃了编辑权,放弃了以“工匠精神”来对作品进行非常投入的“推敲”。作者的文稿几乎常常径直通过出版社或杂志社到达读者手中。许多编辑人员和编辑部门不愿做案头苦工,对文稿中的问题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诸多毛病的存在,或对作者文稿中的毛病不耐烦,多有抱怨。此类编辑含量低下的现实,表明一部分编辑放弃了履行编辑最基本的责任和义务,致使书刊的内容和编校质量每祝愈下。

  2017年6月21日,新华社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题为《刚刚,沙特王储被废了》的新闻,引起广泛讨论。其中三位编辑“废除”与“废黜”的误用引发许多人感叹:这是只有老编辑才能发现的错误,进而有业界人士提出“老编辑已死”。笔者认为,这恰恰是在编辑含量整体下降的情况下出版业必然出现的现象,也恰恰反证了出版物中编辑含量的重要性。

  二、可喜的追寻——工匠精神:走失还是回归

  1.内在相通——工匠精神与编辑含量的联结

  所谓“工匠精神”,是指工匠以极致的态度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追求更完美的精神理念。其精神内涵包括精益求精,严谨、一丝不苟,耐心、专注、坚持,专业、敬业。

  很多文章都提到过编辑含量,表述各异。笔者认为,编辑含量也就是在一个出版物(作品,本文特指学术期刊及其中的学术文章)中所包含的编辑人员付出的正向智慧和积极劳动。在此强调“正向”和“积极”,是因为在编辑实践中,的确存在少数编辑将作者的原稿改错或降低了作品原有价值的个案。

  代表正向智慧和积极劳动的编辑含量应该是给作品“加分”和“增值”的。编辑的劳动产品是作者的一篇篇作品,而其中编辑含量的多与寡、粗与精正是编辑行业“工匠精神”的核心体现。工匠精神与编辑含量中所蕴含的理念和内涵是一致的、相通的。在编辑专业素质和学术水平达到基本要求的前提下,“工匠精神”是确保其一丝不苟工作的理念支撑。

  2.无处不在——工匠精神与编辑含量的体现

  通常对编辑含量的理解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编辑含量体现为编辑依据编辑规范和学术规范对学术文章进行案头加工,主要起到使文章符合出版规范、查缺补漏、避免文字和语法错误的作用,同时也能通过推敲、斟酌起到润色文字甚至提升作品学术水准的作用。

  广义的编辑含量则体现于一篇文章、一本杂志的选题策划、组稿选稿、审读加工、整体设计以及数字化加工之中,也即编辑出版工作的各个环节之中。这个过程中的推敲、斟酌至关重要。在作者原有劳动的基础上,编辑的参与会促使作者进一步推敲、斟酌,进一步提升作品水准。

  (1)在与作者平时交往及约稿、组稿过程中,学术编辑对.某位作者的学术能力、主要研究领域、研究专长和文字表述水平的认知,直接影响到其约稿的方向、约稿的成功率和文章通过评审及被录用的成功率。在约稿时,编辑就某一选题与作者进摘深入探讨和沟通,是编辑对学术前沿的判断和把握的体现,也将直接影响作者在稿件中的观点与论据的呈现。(2)在选稿环节,学术期刊编辑需要在众多稿件中发现真正有学术价值的观点和研究,然后通过编辑加工,最终将之作为产品推向社会,产生效益。因而,编辑的价值选择与价值判断正确与否,关系到学术期刊的内容质量及其社会影响,必须予以高度重视。学术编辑的价值选择具有“替读者选择”的性质,此时的编辑更多地承担着社会责任,这也是编辑这一职业在当今社会不可取代的缘由。学术编辑的价值判断因每个编辑个体的差异表现虽有不同,但其社会分工决定了经其判断和选择而筛选出的产品需要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这也就决定了学术编辑的价值判断具有趋同性,即编辑的选择不判断表现出共性。(3)编辑加工环节,如前文所述,是体现狭义的编辑含量的环节,也是编辑含量最基础、最根本的体现。很多编辑出版大家将自已视为“收拾”作品的匠人,以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专注于作品的完美呈现,在成就名家名作的同时也成就了自身。一般人发现不了的问题,他能发现;别人可能放过的小毛病,在他那儿通不过;他们可以为了一个字、一个词甚至一个标点的选择“费尽心思”,力求更精准到位的表达。只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才能做到匠心独运。当然,成名成家的编辑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编辑只是默默无闻地继续着匠人工作。当前经常有人否定狭义的编辑含量的价值,鼓吹“编辑要走出书斋”“从字纸堆上抬起头来”“别跟文字瞎较劲”,应该“多往外跑,约到‘好稿’就不用费力编辑”,甚至讥讽认真推敲、斟酌的编辑为“编辑匠”。这是一种很不好的、急功近利型的导向,它否定了编辑之为编辑的根本,应尽力避免。诸多编辑出版界的实践案例也证明,并不是所谓“权威”“大家”的作品就不需要编辑加工,就可以不附加任何“编辑含量”地直接推出。如果一本学术期刊的编校质量低下,那么何谈内容质量?“好稿”也需要编辑加工,也需要编辑以“工匠精神”认真打磨,只有这样,附加着编辑含量的“好稿”才能既成就作者,也成就期刊。(4)在整体设计环节,文章和期刊的整体设计,包含着知识、技术、美学乃至道德等编辑含量。提升文章的整体质量,是好编辑和好的编辑队伍的价值所在。同时,期刊中的每一篇文章虽然是作者所写,但其编入期刊,只是作为期刊这个大系统中的一个组成元素,只是作为期刊编辑组织结构这个系统的子元素。只有当期刊编辑将它们进行结构化组织,形成一本期刊后,期刊的风格才得以体现。所以,有什么样的编辑风格,就有什么样的期刊乒骼。就学术期刊来说,“风格就是人”这句话,也同样适用。“工匠精神”是编辑风格和期刊风格的有机组成部分,也体现在期刊整体设计的各个细节中。(5)在出版业深受数字化革命影响的今天,编辑含量还应包括编辑对内容资源的数字化加工。一个时期以来,数字出版最受人垢病的就是在推出海量资源的同时编辑含量过低、错误百出,缺乏公信力。这恰恰反证了编辑劳动和出版产业的重要价值。现代媒介技术的进步必须与一丝不苟、严谨、规范、到位的编辑劳动相互配合,才能保证出版精品。作为学术期刊的编辑,若只知道对纸质文稿进行“齐清定”式加工,其未来将很难适应媒介革命的发展要求。今天的编辑含量,既包括传统规范的编辑加工含量,也包括数字化的编辑加工含量,还包括新的运营方式含量。可以说,编辑自觉地以“工匠精神”对待自己的工作,其作品中的编辑含量必然较高,反之,编辑含量就低。编辑含量的高低,是最终推出的作品能否成为出版精品的重要指征。

  三、可贵的执着——加大作品中的编辑含量:放弃还是坚守?

  1.编辑含量的隐与显

  编辑含量具有隐性特点。一般来说,当学术期刊的一期期刊物、一篇篇文章刊印出来,到达广大读者手中时,读者往往会品读其中的思想和智慧,很少有人关注其中所蕴含的编辑含量。当读者看到一篇作品时,一般并不知道编辑和编辑部门在其中做了些什么和做了多少。普通读者往往称赞一篇文章写得好,却很少称赞一篇文章、一本期刊编得好。因为作者的劳动成果是显性的,而编辑的劳动却是隐性的,故有编辑“为他人做嫁衣裳”之说。

  然而,编辑含量的隐与显是相对的,编辑含量也可以是显性的。在读者的实际阅读过程中,如果文章逻辑清晰、表达流畅、文通句顺,这时的编辑含量是隐性的,读者往往不太能意识到其中编辑含量的“有”,但当文章逻辑混乱、表达生涩、有显而易见的语法或文字错误时,读者往往会判断和指责“没有经过编辑加工”或“编辑加工不到位”,这时的编辑含量就成为显性的了,可见编辑含量的“缺”或“无”是读者显而易见的。学术期刊编辑含量的缺失将给期刊本身带来长远的、难以消除的恶劣影响。

  2.编辑含量的特殊意义

  包括学术编辑在内的编辑群体的劳动是一种复杂的特殊劳动,编辑含量隐性与显性的特点与编辑工作的从属性、创造性和特异性密切相关。

  编辑的劳动对象大都是作者待完成或已完成的作品,编辑劳动必须从属和依附于作者的劳动产品。抛开作者的作品,编辑劳动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最终的出版成品,署名的是作者,编辑的劳动则含而不露、隐而不现。学术研究的繁荣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离不开学术期刊编辑的推动,而学术期刊编辑劳动价值的体现更离不开学术繁荣,这就是编辑工作的从属性。

  编辑工作的创造性是指编辑劳动既有原创的成分又有再创造的成分。原创表现为编辑根据自己的价值判断与选择,发现当前的学术理论发展需求及发展方向,开拓和发展学术研究的新领域,设计、策划学术理论选题并组织作者写作。编辑直接介入作者的创作过程,优化和调控学术产品生产,从而发现和培养学术人才。再创造则是指编辑根据自己的价值判断,选择、优化具体的学术作品,或者把优秀的学术作品组合起来,形成学术作品整体效应。

  一篇文稿经过编辑人员的处理,不仅使作者的价值和作品的价值得到社会认可,而且为作者和作品创造了新的价值。通俗地说,编辑含量为作者和作品“加分”“增值”。这种具有创造性的劳动,来源于编辑的主体意识,凸显编辑的主体地位和作用,它不但使编辑劳动在出版工作中不可或缺,还使之居于出版工作的中心地位。

  特异性是指每一期期刊、每一篇文章中所蕴含的编辑劳动都是不可复制的,编辑对每一篇文章付出的劳动不可能完全相同,不同的编辑人员对同一篇文章所付出的劳动也不可能完全相同,这也是见编辑“功力”之处。编辑对每一个作者、每一篇文章、每一期期刊所付出的劳动都具有一定的特异性,不可完全复制。

  3.编辑含量的价值所在

  事实上,编辑含量的高低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学术期刊的质量优劣。对于学术期刊来讲,“工匠精神”说到底就是每一期刊物、每一篇文章中所蕴含的编辑含量。编辑含量关乎学术期刊的质量却又常被“视而不见”,它的缺失会导致学术期刊的学术价值和品位的降低,从而动摇甚至丧失学术期刊生存和发展的根本。

  结语

  “工匠”不必然具有“工匠精神”,而具有“工匠精神”的工匠必然会成为“好工匠”“大工匠”。对工匠精神的追求是一种品德的修行,是敬业的表现,其背后蕴含的是深刻哲理,是急需我们传承的一种文化。打造传世精品,需要“工匠精神”。具体到出版行业之编辑工作中,“工匠精神”与“编辑含量”实质上是内在相通的。没有编辑含量的出版产品和出版产业是不可想象的。学术精品的打造必然要求出版作品中附加很高的编辑含量。编辑劳动中每个环节的工作都渗透着“工匠精神”,编辑必须做到一丝不苟、精细、严谨、规范、到位,只有这样才能经得起读者、社会和历史的检验,才可能成就一番事业,才可实现人生价值。在编辑个人加强自身修炼的同时,我们的期刊社乃至整个社会也要呼唤工匠精神的回归,营造适宜编辑的工匠精神生存和发展的良好环境氛围,以便编辑匠们获得有力的支撑,愿意下苦功。一个时代的基本文化品质的维护,还需要有好的编辑和好的编辑精神,有着“工匠精神”的好编辑确保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品质。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 | 湖北省人民政府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 | 武汉市人民政府 | 中国期刊协会 | 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总公司 | 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报刊发行局 | 湖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 湖北省邮政公司 |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 长江广电传媒集团 | 长江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 武汉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 | 长江日报报业集团 | 知音传媒集团 | 中国移动湖北分公司 | 中国电信湖北分公司 | 中国联通湖北分公司 | 湖北省期刊协会 | 湖北省出版物发行行业会 | 湖北中图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中国期刊协会期刊民营发行(营销)分会 | 决策信息网 | 湖北新闻出版广电传媒周

copyright(c) 2013 湖北省新闻出版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